我把小黄花夹在日记本里。 我从第一讲就一再申明

时间:2019-09-23 05:52来源:雪梨肘棒网 作者:母婴

  我从第一讲就一再申明,我把小黄花我从来不认为自己的研究心得,我把小黄花就都是对的,更没有让我的听众和读者都来认同我的观点的目的,我只是很乐于把自己的这些心得,公布出来与红迷朋友们分享,并欢迎批评指正。我的目的只是藉此来引发出人们对《红楼梦》的更浓厚的兴趣,为民间红学展拓出更宽松更舒畅的挥洒空间。那么,在这一讲的最后,我把自己所排列出来的《情榜》再以明快的分列方式,公布于下。除了曹雪芹在第五回里已经写出的,其余的当然都仅是我的猜测,欢迎红迷朋友们按照自己的判断,对我排出的名单加以调整。

《红楼梦》里有政治,夹在日记本有政治倾向,夹在日记本甚至有“赖藩郡余祯”那样的政治黑话,还通过书中林黛玉这个角色,骂皇帝是“臭男人”,这些我前面已经讲过了。但是我也一再地告诉大家,曹雪芹写这部书,他最终的目的是要超越政治,达到更高的精神境界。上面几讲我分析妙玉,就指出妙玉形象的塑造,已经体现出作者的思想超越了一般的政治情绪,他告诉我们,有比关注权力属于谁更重要的人生关怀,那就是不管在怎样的政治社会情势下,都要保持个体生命的尊严,要自主决定自己的感情、生活方式与生命归宿。《红楼梦》历来被认为是部伟大的文学作品,我把小黄花少有政治性的内容,我把小黄花尽管通过揭示,我们认识了北静王这个人物在现实生活中的特殊身份,但也丝毫不影响《红楼梦》的文学色彩。更何况,康雍乾时期,文字狱一度盛行,曹雪芹的家族虽然遭遇了种种磨难,但在行文上,也只能把家族的苦难深藏于心中,更不敢涉及政治性的内容。《红楼梦》的政治性又会表现在哪里呢?然而事实上,却不是人们想像得那么简单,北静王这个角色的出现是有曹雪芹特别用意的。请继续关注大型系列节目刘心武揭秘《红楼梦》。

  我把小黄花夹在日记本里。

《红楼梦》是一部被删改过的作品,夹在日记本这是一个不争的事实,夹在日记本作者曹雪芹和他的批书人脂砚斋多次披露,在《红楼梦》的创作中,由于某种不能明说的原因,而删减了内容。在对《红楼梦》细细的解读中,一个明显被删减的痕迹就是第十三回(强调),脂砚斋明确指出,这一回删去了四五叶之多,十三回说的是秦可卿突然上吊自杀,王熙凤协理宁国府丧事的故事。在刘心武先生讲到《秦可卿抱养之谜》里,提出一个观点,他认为曹雪芹在写作《红楼梦》时,由于某种不能明说的原因,在第十三回中删去秦可卿真实出身的文字,而为了使这一人物天衣无缝,作者只好在第八回末尾打一个补丁,交代了秦可卿的出身,所以《红楼梦》第八回有关于秦可卿出身的文字有后补的迹象,那么《红楼梦》第十三回究竟写了什么?这对揭开秦可卿这个人物的真实身份有什么关系呢?《红楼梦》思想性、我把小黄花艺术性研究:《红楼梦》一开头就写到女娲补天炼石,夹在日记本弃下一块没用,夹在日记本有读者说,那块石头下凡,就是贾宝玉吧?可是曹雪芹又写了关于神瑛侍者和绛珠仙草的神话故事,神瑛侍者下凡也是贾宝玉呀,那么究竟女娲补天剩余石、神瑛侍者,还有第八回薛宝钗托于掌上细看的通灵宝玉,以及贾宝玉本人,他们之间是怎么个对应关系啊?我的下一讲,就先来探究这个问题。

  我把小黄花夹在日记本里。

《乐中悲》的头一句:我把小黄花“襁褓中,我把小黄花父母叹双亡,纵居那绮罗丛,谁知娇养?”这句不用讨论。它的第二句:“幸生来,英豪阔大宽宏量,从未将儿女私情略萦心上,好一似,霁月光风耀玉堂。”则需略加探讨。前面已经引过,说过我的看法。“霁月”就是雨雪后转晴,雾气消散所露出的特别清朗明亮的月亮。这句里的“英豪”有的古本作“英雄”,有红学家认为是曹雪芹原笔,我也不细说了。接下去,大问题就来了,“厮配得才貌仙郎,博得个地久天长,准折得幼年时坎坷形状。”这句明白地告诉我们,她跟一位才貌仙郎结合了,而且打算白头偕老,这样的幸福婚姻,等于给她的命运来了一次平衡,把她幼年时因为父母早亡所造成的那些坎坷,都给“准折”了,也就是抵消了。那么,才貌仙郎究竟是谁呢?《世难容》这个曲的名字本身,夹在日记本就意味着妙玉在这个世界上她的生存是非常困难的,夹在日记本这个世界容不了她。曹雪芹是这样写的,说她“气质美如兰,才华阜比仙”,这是两句非常高的评价。所谓“玉精神,兰气息”,是过去古人对女子的一种最高评价,这个妙玉就是“气质美如兰”;“才华阜比仙”——什么叫阜?就是丰富、多,多得都溢出来了——她的才华到了这个程度,可以和仙人相比。

  我把小黄花夹在日记本里。

1942年出生于四川省成都市,我把小黄花1950年后定居北京。曾当过中学教师、我把小黄花出版社编辑、《人民文学》杂志主编。1977年11月发表短篇小说《班主任》,被认为是“伤痕文学”发轫作,引起轰动,走上文坛。短篇小说代表作还有《我爱每一片绿叶》、《黑墙》、《白牙》等。

1985年发表纪实作品《5·19长镜头》、夹在日记本《公共汽车咏叹调》,再次引起轰动。而且脂砚斋透露的有的信息更惊心动魄,我把小黄花她说《红楼梦》最后一回有一个情榜,我把小黄花就是写完了,就跟那个《水浒传》最后一百单八将排座次,梁山泊英雄排座次一样,它有一个情榜,这个情榜怎么排呢?可以推测出来,除了贾宝玉全是女性,贾宝玉单独,贾宝玉可能叫做绛洞花王,这是在活动里面正式出现过的一个词,琼花的一个护花仙子,一个护花人。她就说了,她说贾宝玉后面还有考语,就是情榜对每一个人,后面都有几个字的考语,考语就是曹雪芹评语,用今天的话讲就是一个鉴定了,但是他用非常精炼的话,贾宝玉的考语是“情不情”,她写出来了,她在前面的批语透露出来了,说后一回,最后贾宝玉是“情不情”,她说难怪“情不情”,第一个“情”是动词,第二个“情”是名词,就是贾宝玉他能够用自己的感情去赋予那些没有感情的东西,这个人就属于人文情怀深厚到这种地步。她说黛玉的考语是“情情”,第一个字是动词,第二个字是名词,黛玉是把她的感情只献给她爱的那个人,献给她自己的感情。她爱情很专一。薛宝钗是什么,很可惜,我们没查到,没留下这样的痕迹,估计是比如说“无情”或者什么的。很显然就是说,从第五回册页我们就知道,它是有金陵十二钗正册、副册、又副册的构想,可能它就像《水浒传》一样,它是每十二个人一组,分九组,十百零八个女性都在榜上,它写完了的。而且脂砚斋干脆就告诉你,其中最后有一个回目,《红楼梦》的回目很有趣,都是八个字,不是像中国传统那个,中国人喜欢六个字、七个字,它是八个字,她就告诉你后面有什么回目,她说有一回是什么呢?有一回是“薛宝钗借词含讽谏,王熙凤知命强英雄”,她把回目都告诉你了,怎么会八十回以后曹雪芹没写呢?说句老实话,本来怎么轮得到你高鹗去续后八十回的故事呢?人家都写完了的,只是书稿没有定稿,还缺一些部件而已。所以这个《红楼梦》是一部很悲惨的书,曹雪芹真是一个天才的悲剧。研究脂批,我们真的心得可以非常之多。

而实际上秦可卿这个角色她的生活原型的辈分和贾珍是同辈的,夹在日记本并不乱伦。我为什么这么说,夹在日记本前几讲里面我反复跟大家讲,从生活原型到曹家的真实情况,到小说里面的艺术角色,它的人物辈分是匹配的,再重复一下:康熙朝义忠亲王老千岁,小说里面出现的一个名称,生活原型就是康熙朝的废太子,就是胤礽,后来被雍正改名为允礽,就这个人,这个人的儿子是弘皙,在曹家这个家族里面,像曹頫他跟废太子是同辈的,在小说里面就像贾敬、贾政、贾赦他们是一辈的,那么胤礽生下的儿子就是弘皙,如果说他生下女儿的话,比如说弘皙的妹妹的话,那么在生活当中就应该对应于贾宝玉这一辈,是不是啊?小说里面跟贾宝玉一辈的是谁?在宁国府就是贾珍,在荣国府有贾琏,贾环等,所以说呢,如果秦可卿的生活原型是废太子家族的,而且她如果是弘皙的一个妹妹的话,那么她的辈分挪移到《红楼梦》小说里面就跟贾珍是一辈人,和宝玉也是一辈人,我这个逻辑听明白了吗?我现在说得比较慢,是吧。因此,为什么曹雪芹放手写贾珍和秦可卿的感情,他为什么放手写,就是因为在他心目当中,他并不认为这是乱伦恋,他只是认为这是一种畸恋,一种畸形恋,秦可卿从小说里面描写可以看到,隐约可以感觉到,她的年龄实际上比贾蓉大,比贾宝玉什么都大,当然她比贾珍要小一些,就年龄而言,她并不是一个很晚辈的年龄,她寄存到贾府,她很可能就是和贾珍是一辈的,而贾珍又知道,她跟贾蓉是名分上的夫妻,那在小说里面你可以看到,贾蓉和秦可卿根本就没有同房的迹象,说是到了秦可卿她的卧室,都没有说到贾蓉的卧室,按过去封建社会,不能够说这个卧室是媳妇的,一定要以丈夫来命名这个卧室,比如到贾政的房间,到贾赦的院落,她实际上在宁国府里面有很独特的生活方式,她住在自己的房间里面,她跟贾蓉是名分上的夫妻,而且这一点上下应该是比较清楚的,焦大之所以跳着脚骂,焦大是有政治头脑的人,他骂爬灰的爬灰,当然也是骂贾珍,因为从名分上是公媳,偷媳妇是不对的,他骂养小叔子的养小叔子,他骂的是秦可卿和贾宝玉。他知道秦可卿和宝玉是一辈的,知道吧,秦可卿实际上是贾珍隐秘的妻子,他门儿清,他清楚,宝玉是贾珍的弟弟,堂弟,是他的小叔子,第五回里面,警幻仙秘授贾宝玉云雨之事,其实就是秦可卿作为他的性启蒙的教师,使他尝到云雨情,所以贾宝玉和袭人不是一试云雨情,已经是二试了,过去有的评家老早指出不是初试云雨情,实际上是温习,是复习旧课,所以焦大他很清楚,我认为焦大骂养小叔子的养小叔子,也是骂的秦可卿,所以我认为,贾珍和秦可卿的情爱关系并不是什么秘密,都听见了,连尤氏当时都无所谓,因为尤氏是一个深明大义的人,她知道,这个女子养在家里面决定着宁国府今后的背景前途,万一秦可卿的背景家族获得了政权,那么他们就是开国功臣之一,他们保存了这个家族宝贵的血脉,他们的荣华富贵就会升级,所以她听见焦大骂,她知道作为公公和秦可卿之间有暧昧关系,在秦可卿死去之前,她都容忍,贾蓉也是一样,王熙凤也是一样,我们这样来读《红楼梦》这些文字的话,就会有豁然贯通之感,所以贾珍在秦可卿死了之后,他不掩饰他对秦可卿的痛惜,哭得泪人一般,还有一句话叫做恨不能代秦氏之死,如果仅仅是爱惜,何至于到这个地步,是不是?他觉得是葬送了宁国府很重大的政治前程,他很痛心,他说合家大小、远近亲友谁不知道我这儿媳妇比儿子还强十倍,如今伸腿去了,可见这长房内绝灭无人了,然后问他怎么料理,他说如何料理,不过尽我所有罢了,还是拍着手,不是低低那么去说,不是压低声音偷偷说,公开说,他不在乎。死了以后,她睡在一个什么棺木里面?就睡在薛蟠所留的坏了事的义忠亲王老千岁所留下的樯木所制成的棺材里面,她叶落归根了,这时候她真实的家族血缘实际上就揭示出来了,下一讲我就会告诉你,秦可卿的真实身份。而我为什么热衷于搞原型研究呢?我写小说,我把小黄花基本上全是走写实的路子。但是小说毕竟不是档案材料,我把小黄花不是新闻报道,不是报告文学,即使以自己为素材,把自己当主角,也不能写成自传,写成回忆录,也必须要从素材出发,有一个升华的过程。写实性的小说,自传性、自叙性、家族史的小说,尤其要重视这个升华的过程。一九九零年,我开始构思我的第三部长篇小说《四牌楼》,我想把它写成具有自叙性、自传性、家族史特点的小说,构思过程中,我就来回来去地想怎么升华呢?怎么完成从原型到艺术形象的创造过程呢?很自然地,我就想到了《红楼梦》,对曹雪芹的文本进行一番探究,他那些艺术形象,是怎么从原型演变升华而来的?我要好好借鉴。所以至少对我来说,这种原型研究是非常有意义的,可以学以致用。一九九二年我写成了《四牌楼》,后来得了一个上海优秀长篇小说大奖,二零零五年法国翻译了里面的一章《蓝夜叉》,为之出了单行本。当然,我的写作不能跟大师们相比,但是,对前辈文学大师的经典文本的探究,应该是我能够做,也可以去做的事情。曹雪芹的《红楼梦》,我笃信鲁迅先生的八字断语:“正因写实,转成新鲜。”我就是要钻进去,探究曹雪芹他怎么把生活里的人物,演变升华为小说里的艺术形象。首先,我对他设计的金陵十二钗正册中的十二位女性和贾宝玉进行原型研究,突破口选择了秦可卿,就这样一步步地,现在进行到了李纨。

而要解决这样的问题,夹在日记本我们还得要继续捋清《红楼梦》的时序。我们已经知道,夹在日记本《红楼梦》实际上从第十八回后半部到第八十回写的就是清朝乾隆元年、二年、三年的事情。那么,《红楼梦》第一回到第十七回写的是什么时候的事呢?它究竟写的是乾隆时候的事,还是雍正时候的事,抑或是康熙时候的事?为什么这里面有很多模糊不清的地方,比如,一会儿说是秋天,一会儿又说是冬天?曹雪芹的写作思路为什么会有这么大的跳跃?这是正如俗语所说的那样:“智者千虑,必有一失”,曹雪芹也会犯这种常识性错误?还是另有原因呢?而这与贾元春之间又有怎样的联系呢?二、我把小黄花公婆眼中的秦可卿秦可卿是宁国府贾蓉的妻子,我把小黄花是贾珍、尤氏夫妇的儿媳妇。但令人不解的是,作为公公的贾珍,与儿媳妇秦可卿关系暧昧这样的事,在宁国府已经不是什么秘密;而作为秦可卿婆婆的尤氏,虽对此事有所耳闻,却不仅没有表现出半点不快,反而在秦可卿生病时对她更加关怀备至。为什么会出现这种不合常情、常理的事情?

相关内容
热点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