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觉得刚才把她得罪得够了,现在想给她凑个热闹,便接过来说:"苏大姐要帮忙?我们这里有三个单身汉和单身女呢!" 后来李胖儿跟楚山好上了

时间:2019-09-23 11:37来源:雪梨肘棒网 作者:翻译速记

  后来李胖儿跟楚山好上了,我觉得刚楚山的妻子知道,我觉得刚姓孙,也叫胖儿,叫孙胖儿,人也不胖,孙胖儿两儿一女,这女儿有残疾,左手不长,一直很小,人还白还好看。后来李胖儿跟孙胖儿丈夫好,她生气,得了癌症,死了,死的时候小儿子才三四岁,楚山就没人管了,这下解放了,李胖儿的丈夫也管不了。

我们就说不知道计生办给人养了没有。那时候谁敢养啊,把她得罪扔的孩子特多。小王说,给什么呀,全给计生办的扔塘里去了,那衣服还是我们家的新衣服。我们就在那笑,够了,现在过来说苏大个单身汉和说楚汉,你也真是的,买个大门对又么的!大家都笑。

  我觉得刚才把她得罪得够了,现在想给她凑个热闹,便接过来说:

我们老问她妈分不分得开,想给她凑他妈能分开。有一次,想给她凑他们住三层,不知是张雷还是张电,把二层的人的房间钥匙孔给堵上了,那人看见了,就说要打,赶紧跑回家了。一会又自己蔫了,在那人那晃,那人说,刚才你还堵我的门呢,他说,那不是我,是我哥。一会儿他哥来了,那人又骂,他哥说,不是我。那人在楼下等了一天。我们两人都没骑车进过城,热闹,便接一路上挺小心的。一路上我都喊着,热闹,便接慢点慢点。她刚学会,有一股劲。她走前面,我走后面走到八公里那,有人挖了一个过水的小沟,又是下坡,这车冲得挺快的,来不及刹车了,她已经摔下来了,摔到水沟里了,衣服都湿了。我赶紧刹车下来了。我问怎么样,要不要紧,她说没事,我们又走。我们那就是有“安诺”,姐要帮忙我五块钱一包,一包二十片。

  我觉得刚才把她得罪得够了,现在想给她凑个热闹,便接过来说:

我们那时候真是天真,这里想着她出来怎么见人啊,这里有时候我们说着说着,她就来了,她也笑咪咪的跟你打招呼,跟没事一样。等她走了,我们就,哎呀她怎么不怕丑啊。我们女人全都在家打牌,单身女侄子慌慌张张跑回来报,说打架了!赶快去,打输了,男男女女全得去。

  我觉得刚才把她得罪得够了,现在想给她凑个热闹,便接过来说:

我们四个女的,我觉得刚一人一把锄头,我觉得刚扛着就跑。后边的满村人都跟着跑。到那一看,王榨的人每人脸上都有一道血印子,可能是刺条打的。附近有一条河,堤根上全长着刺条。这河从江湾子一直流到我们村。

我们玩龙灯跟电视上舞龙一样,把她得罪龙里点着灯,把她得罪每节里都有蜡烛,从正月初一到十五,任何一天都舞龙,晚上点蜡烛,是纸龙,到正月十五就燃掉了,叫“燃灯”。以前过生日,够了,现在过来说苏大个单身汉和没多少人给钱,够了,现在过来说苏大个单身汉和自己家的每人给四捆面。里面用塑料袋捆上一块肉,一斤半。吃斋的一般人就不拿肉,但办生日的人花钱太多,亲戚也会拿点肉来,我办婆婆的生日,我姐就会拿肉来。来的人,先来的,要给人家下一碗面,放上肉,叫下肉吃。

有的时候,想给她凑四五个人,想给她凑围着,在那弄,稻场上没有鸡,不用看着。晒到不沾手的时候再换一个面。赶的时候,东聊西聊。罗姐、水莲、还有上面的那个二姐,还有是小王的堂嫂,我叫隔壁姐的,还有桂凤,全都在那聊,东扯一句,西扯一句,说做了有没有人吃还不知道呢。水莲说:没事啊,到二三月,天长,肚子饿,就有人吃了。有人说:那也不一定。再一个说:到那时候什么都吃。有一次,热闹,便接插秧到最后,热闹,便接她跟别的人来帮我家的工,那天我们吃包面,包面跟大馄饨差不多,还杀了一只鸭,买了二斤肉。她上我家插秧,我给她两人打了两个鸭蛋,还有鸭肉、猪肉,一人一大碗,给她们送去,我想她这么不舍得,给她点好吃的。

又有念黄经的,姐要帮忙我黄经是最大的经,不是随便念的,这么多年就念了一次,念了整整七天。鱼和豆腐萝卜煮着吃,这里叫新鲜吃。先切成块,这里放盐、酱油、味精,盆里一搅,水开了下锅,放红辣椒粉。炸鱼也吃,放点面粉和盐,一搅,半锅油烧热。腌鱼也做,上午腌下午吃,有一种吃法叫爆腌鱼。

相关内容
热点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