都怪这朵小黄花。 不等于作者缺乏自省

时间:2019-09-23 08:30来源:雪梨肘棒网 作者:决战之后

都怪这朵  台湾商务印书馆出版 82年10月

又有人说:黄花金瓶没有情,黄花只有欲。没有精神,只有肉体。这是很大的误解。是的,金瓶中的人物,没有一个有反省自己的自知自觉,这没有错;但是,小说人物缺乏自省,不等于作者缺乏自省,不等于文本没有传达自省的信息。金瓶的肉体与灵魂,不是基督教,而是佛教的肉体与灵魂。金瓶的作者是菩萨,他要求我们读者,也能够成为菩萨。都怪这朵于是她断然地策划了醉闹葡萄架一场戏。

  都怪这朵小黄花。

与《金瓶梅》的作者研究、黄花版本研究相比,黄花《金瓶梅》的源流考索更是《金瓶梅》研究的一项基础性工程。清代已有学者认识到,《金瓶梅》作者在其小说中征引或袭用了前人和同时的大量素材资料,但始终未有学者对此作细致研究,现代学者对《金瓶梅》溯源研究主要是小说色情描写成因和小说中文学史料的研究。1930年10月,三行发表的《金瓶梅》一文正是一篇从文学的源流来探求《金瓶梅》色情描写成因的专论。作者认为,鲁迅在《中国小说史略》中把《金瓶梅》视为“时尚”的产物,显然是正确的,但“不注意他的历史上的渊源,则似乎未当”。该文指出,《金瓶梅》一方面与淫靡的时风相关,另一方面则是有“古已有之”的先例前作做它的蓝本,三行认为宋人平话《海陵王荒淫》即是《金瓶梅》的重要蓝本。其后,郑振铎在《〈金史·后妃传〉与〈金主亮荒淫〉》中也提出相似观点。纵观中国古代文学史可知,影响《金瓶梅》的并非一《海陵王荒淫》,而是中国文学传统中某股潜流发展至一定阶段,再加时风浸染的必然结果,但三行、郑振铎之撰述首次启此考求途径,对后来研究者影响颇大。同时期《金瓶梅》溯源研究的另一倾向是出现了以吴晗、赵景深、冯沅君为代表的史料考索派。其中对《金瓶梅词话》中的戏剧史料研究用力最深者当推冯沅君,冯氏的《〈金瓶梅词话〉中的文学史料》从《金瓶梅》所提供的史料出发,细致判别各类文学史料的来源,作了较为系统的辑录,并认真考察了小说所反映的明代戏剧发展状况,提出了许多重要论断。例如第五节,冯氏胪举分析了《金瓶梅词话》里提到的《韩湘子升仙记》、《西厢记》等十种剧曲,并由小说中演剧描写推断出:明代中叶,北剧衰微,南戏勃兴;“戏剧与杂耍合类”,传奇和杂剧同时有人搬演等重要结论。与大多数明清淫秽小说的突出区别在于,都怪这朵《金瓶梅》中的性描写并不是小说的唯一内容,都怪这朵不是那种没完没了的色情连续剧。从这部小说的整体结构看,对性交场面的安排,对于这一方面的内容在叙述上的详略、疏密、显隐、热冷,作者均有特殊的考虑。可以肯定地说,作为西门庆生活的一大乐趣,性活动始终同他满足其他贪欲的追求紧密地联系在一起,并同样被纳入了由盛到衰的总趋势。从二十七回的“醉闹葡萄架”到三十七回的“包占王六儿”,西门庆借助淫器的武装以大肆纵欲,可谓达到了顶峰,至四十九回讨取胡僧的春药,已经露出了他气力不支的症候,于是,他不得不由借助机械的作用转向乞灵春药的神力。这一行动把西门庆推向了更深的性危机。因为前者主要制造了一种强大的假相,而后者则被描绘为一种将性欲的冲动引入魔道的邪力,它最终使西门庆当作进攻武器使用的阳具疯狂起来,变成了外在于他的“活物”,一个强硬得不受他控制的东西。胡僧的春药已把西门庆变成了一个阳具人。从此以后,西门庆如患狂疾,他更渴求重创与他交锋的女人,从给她们制造痛苦的动作中取得满足。与上述内容相关联,黄花《金瓶梅词话》不仅反映了社会政治的黑暗,黄花还大量描写了那种时代中人性的普遍弱点和丑恶,尤其是金钱对人性的扭曲。在这部一百回的长篇小说中,几乎没有一个通常意义上的“正面人物”,人人在那里勾心斗角,相互压迫。西门庆家中妻妾成群,花团锦簇,但众妻妾乃至奴婢之间的争宠夺利,无所不用其极,显示出在多妻制婚姻关系中女性心理的阴寒。小说有很多地方写到西门庆在占有各色女子时,一面寻欢作乐,一面商谈着财物的施予,两性关系在这里成为赤裸裸的金钱交易。还有,像五十六回写帮闲角色常时节因无钱养家,被妻子肆口辱骂,及至得了西门庆周济的十几两银子,归来便傲气十足,他的妻也立即变得低声下气。这些描写,都尖锐地反映出人性在金钱的驱使下是何等的可悲与可怜。而且,作者明显是有意识地在描写两性之间为金钱所左右的交往时大量引用那些辞采华美、富于温情的诗、词、曲,让人感觉到:在那样的社会里,不仅在政治方面不存在王国维所谓“诗歌的正义”,在男女交往中也极少存在诗歌的温情。

  都怪这朵小黄花。

与西门庆们相对应的,都怪这朵是那些社会底层的人物图景,都怪这朵‘赤日炎炎似火烧,野田禾稻半枯焦’,他们‘心内如汤煮’。那时,‘天下失政,奸臣当道,谗侫盈朝,天下骚然’; ‘民穷财尽,公私困弊之极。’”雨熊云踪两意投,黄花

  都怪这朵小黄花。

欲见许,都怪这朵何曾见许。

元明时代,黄花刘家港既是漕粮的海运港,黄花又是我国对外贸易的重要商业港口,时入誉之为“天下第一码头”(新《太仓县志》)。刘家港内“番(指外国)船云集”、“巨艘万斛樯林林,夏秋之间来东南,象犀翠羽珠金贝,苏合熏陆及水沈”(明桑悦《太仓州志》)。就连当时太仓南码头(古称张泾关),中外商船纷繁而至,号称“六国码头”,成为“东南巨州”(明张寅《太仓新志》)。《金瓶梅》中所写“临清码头”的繁盛景象,其实写的是太仓刘家港、“六国码头”的繁荣景况。无所谓失败,都怪这朵除非你不再尝试。

毋庸细说,黄花在市场经济的冲击之下,黄花多少有作为的年轻有为的或者是年富力强的企业家,最终不是被市场击垮,而是陷入纸醉金迷的糜烂生活中不能自拔,难道他们也和西门庆一样吗?都怪这朵吴敢

吴神仙看了潘金莲的相後,黄花说:黄花「这位娘子,发浓鬓重,光斜视以多淫,脸媚眉弯,身不摇而自颤;面上黑痣,必主刑夫;卜中短促,终须寿夭。举止轻浮惟好淫,眼如点漆坏人伦,月下星前长不足,虽居大厦少安心。」五、都怪这朵对《金瓶梅》人物的评论

相关内容
热点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