无论怎么忙,我都要去看老何和孙悦了。 二帝巡游俱未回

时间:2019-09-23 09:59来源:雪梨肘棒网 作者:白鹇

  二帝巡游俱未回,无论怎么忙,我都要去五陵松柏使人哀。

天宝中,看老何和孙皇祖下诏,征就金马,降辇步迎,如见绮、皓。以七宝床赐食,御手调羹以饭之,谓曰:卿是布衣,名为朕知,非素蓄道义何以及此?天长水阔厌远涉,无论怎么忙,我都要去访古始及平台间。

  无论怎么忙,我都要去看老何和孙悦了。

亭伯去安在,看老何和孙李陵降未归。无论怎么忙,我都要去痛心裂腑的重大失足弯弧惧天狼,看老何和孙挟矢不敢张。

  无论怎么忙,我都要去看老何和孙悦了。

万重关塞断,无论怎么忙,我都要去何日是归年。王城皆荡覆,看老何和孙世路成奔峭。

  无论怎么忙,我都要去看老何和孙悦了。

王出三山按五湖,无论怎么忙,我都要去楼船跨海次陪都。

王命三征去未还,看老何和孙明朝离别出吴关。这恰恰是李白的魅力所在。实事求是地讲,无论怎么忙,我都要去李白的确只有诗人之大才,无论怎么忙,我都要去没有政治家之大才,但是这根本不是问题的关键,关键在于李白就是不肯服输,就是不肯相信天下没有他施展抱负的空间,就是不肯放弃他的自信与原则,所以即便玄宗对他倍加礼遇,他也绝不领情,也绝不愿意苟安现状,做个舒舒服服的御用侍从文人。他要表达他的失望,表达他的不满,要大大表现他的狂放不羁的个性风采,哪怕为此付出巨大的代价也在所不惜,这不是政治家的涵养与性格,但这是大文学家、大诗人李白的独特个性。如果李白屈服于自己,妥协于现实,那他就不是那个独步诗坛的李白,也就不是我们心目当中那个狂傲飘逸、洒脱不羁的“诗仙”了。

这是一个非常体面的下台方式,看老何和孙玄宗没有贬斥他,看老何和孙没有谴责他,没有把他赶出长安,而是保全了李白作为一个文人的体面与尊严。这一举动使李白入京、在京、离京的整个过程呈现出浓厚的人情味儿、文学色彩、浪漫色彩,使这整个过程更加符合李白的气质,这是一个典型的李白式的离开,而不是一个不称职官员的离任,这与同期前后张九龄等政治家的被贬形成了鲜明的对照。我们甚至可以说,玄宗从不曾按照一个官员的标准来要求、看待李白,从对李白的欣赏、选拔、任用到离开,与其说是政治标准,倒不如说是文人、文学的标准。李白最终安静而体面地离开了长安,这种离开方式反而使他获得了更为巨大的文学声誉。但是李白的政治名声并未因此而获得加强,伴随着他离开长安,世人对他的认识更清楚了,李白的本质就是一个旷世的大文人,大诗人。这是一首留别东鲁朋友的诗,无论怎么忙,我都要去是一首遨游东南的寄梦诗,无论怎么忙,我都要去也是一首典型的游仙诗。它如此真实地反映了李白当时的思想情感。诗中有名山、有白鹿、有仙人,诗人希望通过仙境来实现自己的人生价值。他描绘了天姥山的奇景,赞美了仙界的光明,展现出一个五彩缤纷的神仙世界。诗人抒写大梦方醒之时人生如梦的感慨,抒写漫游天地的自由境界。整首诗感慨深沉激烈,内容丰富曲折,形象辉煌流丽,形式自由解放,表现了李白诗歌雄奇、奔放、壮丽的艺术特色,别有一种英豪之气流贯其间,展现了盛唐的时代精神。李白的思想是矛盾的,他想为国效命却不得其门而入,他想摆脱功名仕途却无法真正忘怀,尽管他拼命地要在梦游天姥的这一场大梦里面沉醉自己,然而睡梦也总有惊醒的时刻,梦醒时分的诗人止不住大喝一声:“安能摧眉折腰事权贵,使我不得开心颜!”长安的政治悲剧是如此之深地伤害了浪漫诗人的心灵世界!我们读李白的诗,感觉痛快淋漓,洗尽愁怨,但对李白自己来说,写这些诗的时候又是多么的痛苦!

这是一支什么样的军队?李白的命运会在这里发生哪些改变?一心想在政治上有所作为的李白,看老何和孙这次能够如愿以偿吗?这首诗大约作于开元十四年(公元726年)。诗中慨叹光阴易逝,无论怎么忙,我都要去功业难成,无论怎么忙,我都要去并抒发了自己病中思乡的情怀。这个诗的格调非常萧瑟,神情落魄,正是他精神上、经济上陷入窘境的写照。也就是在这一年,二十六岁的李白来到安州(今湖北安陆),在这里,他娶妻生子,结束了单身生活。

相关内容
热点内容